服务电话:181-2108-1213

上海佛珠雕刻加工定制

联系人:小李

手机:181-2108-1213

网址:www.17dk.com

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罗城路389号

花鸟市场24-25号店铺
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血檀冒充印度紫檀 四根红木三根是假货 

2015-4-24 1:44:50点击:

   站在两大堆红木原料前,来自浙江东阳的吴新建一脸铁青。

  “花近1500万元买的印度小叶紫檀,收到的却是掺假的货。”已经从事红木家具生产近20年的东阳人吴新建说,这样的事情他从业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


  小叶紫檀锯开后里面发黄发白

  吴新建在北京回龙观开着一家占地5万平方米的工厂,东阳人做红木生意的众多,老吴也算得上是业内成功人士,谁知这次因为粗心“走眼”了。

  2012年12月23日至2013年1月15日期间,老吴先后从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木材经销商陈先生那里买了3批紫檀木(俗称小叶紫檀)。

  前后3批木材相继运往北京,第一批是老吴亲自验的货,并无异常。后面两批近1500万元的木料,老吴没有亲自验货,问题就来了。

  “外面看上去深紫色,肉眼看不出和小叶紫檀有什么差别。”吴建新说。

  最先发现端倪的是工厂的一位从事红木行业30多年的老师傅。他觉得这些木头根部削掉一些后,虽然露出紫檀特有的紫色,却很难发现那种特有的光泽。

  吴新建赶紧锯开其中的一根,一看,大家都傻眼了。按理说,好的小叶紫檀是紫红色,内外一致。可新来的这两批,外表虽然正常,木材里面却发黄、发白,根据多年经验,老吴判断是非洲血檀,这可不属于国标中的红木品种。

  “上当受骗了。”吴新建心里一阵慌。

  记者采访了几位红木商,现在印度紫檀每吨进货价在80~100万元左右,而非洲血檀每吨却只要2万元左右。

  因为是熟人介绍,老吴在跟卖方交易的过程中,没有签订正规的合同,只是开了一张简易的收据。

  送去4根木材鉴定出3根是假红木

  2013年4月20日,吴新建向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报案。紧接着,中国林业科学院木材工业研究所其中4根木材进行检测。检测结果,其中有3根不属于国家标准红木中的紫檀木类。

  有证据在手,吴新建要求对方退货,却遭到了拒绝。

  记者从吴新建那了解到,在双方先后三次的购买交易中,前两次买卖的货款分别为518.6万元(这批货中没有发现掺假红木)和669万元,已经结清。而第三次交易额为996万元,还有余款596万元未交付,并给陈先生写下了欠条。

  而早在2013年4月1日,陈先生就已经以此为由,先向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吴新建支付余款。

  吴新建气不过,反诉陈先生,要求退货。

  2013年7月5日,莆田中级中级法院判吴新建一审败诉。吴不服上诉;2014年9月29日,莆田中院再次判吴新建败诉。

  法院认为“结合现场看货、现场验收、现场成交这一红木市场的交易习惯,本案的检验期间即验货时间至迟应在木材装运时。”

  吴新建对判决有疑义,但如果要对每根木头进行鉴定,面对3000元一根的鉴定费用,全部鉴定出来,少说也要七八十万元,吴新建有些犹豫。

  2014年10月,吴新建上诉至福建省高院。

  11月18日,老吴接到了法院的传票。“不出意外,将在明年1月初开庭。”

  如果仍旧败诉,老吴打算把1500多万元买来的木料公开烧毁,不让假货流入市场。

  记者试图联系福建的红木商,接通电话后,他表示“这事不方便说”。随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律师:老吴如果想胜诉,需要对所有木头做鉴定

  浙江赤松律师事务所主任贾立新表示,对于这么大宗的货物买卖,验收环节应当在合同中详细约定,对此吴新建本身有一定责任,但这不应该是福建商人卖假货得不到处理的理由。

  “吴新建向省高院提出上诉,如果依旧失败,还可以向福建省检察院提起抗诉。”

  而在浙中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亮奇看来,如果合同上注明是小叶紫檀,而实际售卖的不是,那就可以按照《合同法》进行处理,但是老吴没有合同。

  但终审要想胜诉,最关键的就是要请专业的鉴定机构,对所有木头进行鉴定,看看到底有多少是假货。”严律师说。

  业内人士:血檀经常被用来假冒小叶紫檀

  马行军是东阳红木界的老商人了,在他看来,假冒小叶紫檀这样的事,在业内很常见。

  “用得最多的假木料就是非洲血檀。”马行军说,非洲血檀的典型特征是木纹清晰,它的剖面紫色中带有大面积血色斑条,很多时候像手抹状,呈无规则分布。这样的剖面与印度小叶紫檀相似度极高。

  “实际上,两者的价格相差几十倍,血檀每吨只要2万多元,而小叶紫檀每吨则高达6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。”马行军说。

  东阳红木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曹益民也觉得,非洲血檀和小叶紫檀放在一起,一般人认不出来。

  “人工培植和野生的小叶紫檀,也是互相冒充的主要源头。”曹益民说,人工培植的小叶紫檀比较轻,纹理也较粗,和野生的也很难辨认。